• / 9

【doc】张艺谋电影《英雄》中色彩的叙事功能.doc

资源描述:
《【doc】张艺谋电影《英雄》中色彩的叙事功能.doc》由本站会员分享,支持在线阅读,更多《【doc】张艺谋电影《英雄》中色彩的叙事功能最新版.doc》相关的内容可在三九文库网上搜索。

张艺谋电影《英雄》中色彩的叙事功能2003年1O月第21卷第5期湖北大学成人教育学院Oct.,2003JournalofAdultEducationCollegeofHubeiUniversityVo1.21No.5张艺谋电影《英雄》中色彩的叙事功能张红波(湖北大学教育学院,武汉,430062)【摘要】电影语言是一种视觉符号,它通过色彩而非文字来展开叙事,张艺谋在电影《英雄》中成功运用了色彩这一电影语言形式.该片中视角,叙述者,叙事时间,环境,情节,人物的生成转换都是通过色彩的运用来完成的,色彩是《英雄》中真正的"主角".【关键词】《英雄》。

色彩;叙事【中图分类号】II905【文献标识码【文章编号~0090444(2003)05007603一,视角和叙述者一个故事的展开,一个人物,情节和场景的出现,都需要借助于视角,所以美国文学理论家路伯克认为小说技巧中整个错综复杂的方法问题,都要受观察点问题——叙述者所占位置对故事的关系问题——支配.观察的角度不同,同一事件会出现不同的结构和情趣.[】]小说如此,电影更是如此,因为视角在影片中的作用更加显见,只不过小说是通过视角转换用文字语言来描述人物,情节和场景的,而在电影中则是用色彩,画面来叙说的.色彩作为一种电影叙事语言,不仅仅是印象(视觉上)的。

同时也是表现(情感上)的和结构(象征上)的.色彩的叙事功能首先表现在视角与叙述者的关系上.在电影英雄》中,视角与叙述者有时基本一致,如无名为秦王编造的残剑飞雪的故事和后来他重新讲述的真实情节.而在秦王所想象推演的故事中,视角和叙述者并非完全一致,这时候视角和叙述者双方呈分离状态.这种分离现象在无名讲述长空,残剑,飞雪包括自己在内故事中也同样存在.显然,这种分离会造成视角和叙述某种程度上的混乱,但摄影出身的张艺谋不愧为是运用色彩的大手笔,他用红,蓝,白,绿,黑五种色调将叙述视角,叙述者及其叙述的故事有机地结合起来.影片中先后出现的这几种色彩,不仅有利于视角的转换和叙述者的进人,而且每种色调在视觉上所产生的印象,以及情感上的表现和寓意,对推动叙事的发展,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叙述艺术作品中的视角通常由感知性视角和认知性视角两部分构成,前者通过人物所见所闻构成故事的基本成份,后者由人物和叙述者的各种意识活动,包括推测,回忆以及对人对事的态度和看法来演绎故事,而无论是感知性视角和认知性视角都不可避免地带有视角承担者的主观色彩.在电影《英雄》中,无名给秦王编造的残剑飞雪的故事的基调是红色的.红色反映出无名潜意识中刺秦的激情,他那冷静的外表下掩盖着的血性和血气,想象中即将出现的刺秦场面和结果,这一切使无名眼中的世界充满了鲜红的像血一样浓烈的色彩.尤其是在秦兵即将攻破越国城墙的时候,书馆里的一切都是红的,所有的人(包括无名自己)的服装。

用来写字的朱砂,还有残剑,飞雪,如月之间的情火,妒火,怒火和漫天旋转着化成血色的黄叶.而当秦王发现了无名的真实意图时,他所面临的绝境使他不得不极力使自己镇静下来,此时此刻,他需要的是理性和智慧,需要的是对死亡的恐惧的超越.在他眼里,生存和毁灭,只是意念的较量,因此他想象中的一切都笼盖着寂静的[收稿日期]20o3一O5—15[作者简介]张红波(1976一),湖北十堰人,湖北大学教育学院教师.?76?蓝色.在接下来的残剑给无名讲述的故事中,柔和的绿色成为叙述的基调,这段故事采用的是重叠聚焦的视角:一方面,它展示了残剑给无名讲述时那种超脱了仇恨,回归到宁静,博爱,真朴的精神家园的心境}另一方面它也反映了无名向秦王转述时悟出的那种渴望和平,不要杀戳的心态。

这两个不同的视角在影片中通过平和的绿色重叠在一起.而在这两重视角之外,还有一重视角,那就是秦王在无名对他转述残剑的故事时所产生的视角,它也是以绿色为基础的,因为他在无名的转述里看到了绿色的生的希望,不杀的结局.正因为如此他才有把剑主动抛给无名让他去选择这一举动.而在一开始,无名向他编造残剑飞雪的故事时,他的眼中和无名看到的色调一样,充满了血红的仇恨和杀气.因此,色彩不仅在《英雄》中具有视觉的承担和构成功能,同时也具有作为叙述者的叙述功能(它直接参与故事),组织功能(它参与故事各部分各要素及其结构的组织和安排),见证功能(它表现为叙述者对叙述的主观介入。

叙述者自身意识形态的体现)和交流功能(主要表现为叙述接受者与叙述者之间的联系和交流,情商和智商的较量)..二,叙事时间和空间凡叙事艺术都离不开时间和空间,早期的电影一般采用的是单一的叙事结构和顺时序的叙事.但随着蒙太奇表现手法的出现和发展,电影的叙事时空愈来愈趋向多元化和复杂化.电影是视觉艺术,它需要丰富而新颖的视觉表现形式,但同时它也需要直观简洁的风格,需要易于辨认的视觉语言符号的指引.在传统的电影叙事中,最常见的手法是通过暗色彩的对比将顺时序叙事与逆时序叙事区别开来.用明亮的色彩和画面来表现顺时序发生的故事,而用朦胧的,暗淡或黑白的色彩和画面来表现逆时叙述中的各种追叙和回忆。

色彩的对比运用不仅可以在视觉上直观地将顺时序叙事和逆时序叙事区分开来,而且还可以用于区别叙事中的时限,表现故事发生的时间长度与叙述长度之间的关系.色彩的浓淡,明暗对比,调和与冲突能生动地反映人物超越时空的情感和行为,使叙事既富有戏剧性又便于辨认,它还常用于影片中的慢镜头,闪回定格,特写等手法对叙事时间所做的处理,用来体现电影叙事中的叙述频率(即故事中事件与叙述的对应关系).电影<英雄》的叙事时序从整体来看是顺时序的.从影片开始,无名进宫,无名和秦王在大殿上的对峙,直到故事的结局.客观,真实的顺时序叙事在影片中是用黑,白两种颜色来

而故事中间的非顺时序叙事,因叙述者不同的主观意识而表现出不同的情感色彩.这种色彩处理方式不仅便于区两种不同的叙事时序,而且为同一时序里叙事时空的伸缩,艺术化镜头的营造带来了很大的自由度.例如当秦军攻城的箭簇插满赵国的书苑,当飞雪,如月飞舞在旋转的黄叶中最终被无限蔓延开来的血色所吞没时,时间和空间都似乎凝固了,一种既像是无限拉长又像是浓缩得化不开的寂静使叙事的客观时间(物理时间)和主观时间(心理时间)完美地统一起来.《英雄>在叙事结构上颇似日本导演黑泽明的《罗生门,它的主要故事叙述频率也属于"一次事件多次叙述"

这种类型.在电影《英雄》中,残剑,飞雪等人的故事是通过无名的编织,秦王的猜测和残剑对无名真实的讲叙三种不同的叙述展现出来的.由于三种不同的画面中所产生的视觉效果,不仅使对同一事件的多重叙述不显得繁杂拖沓,而且增强了事件的悬念感,使叙事在不同的视角下得以流畅地进行下去.在《英雄》中,叙述空间和叙述时间一样,也带有明显的情感色彩.有人认为《英雄》的场景太富于诗的意境和油画的色彩效果,以至于喧宾夺主,使人物和故事成为场景的陪衬.其实,这正是《英雄》的成功之处.城墙宫阙,大漠风沙,青山碧水,烛光剑影,在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无论怎样的英雄,都只是匆匆过客。

回望历史,秦皇汉武也好,唐宗宋祖也罢,都一样的大浪淘沙,一样风流云散,而江山依旧多妖.所以英雄的时空也是历史的时空,是我们内心深处永远解不开的民族情结.对英雄的向往和对大好河山的礼赞,在本质上是一回事.三,人物和情节美国叙事学家查特曼在《故事与话语》中,在强调人物的虚构性这一前提下坚持人物是由特性构成的,他将特性界定为"相对稳定持久的个人属性".例如"奥瑟罗是个爱嫉妒的人"中的"嫉妒"这个叙述形容词就是一种特性,他认为"虚构人物的特性,不同于真实人物的特性,它只能是叙事结构?77?中的一个部分"。

.查特曼的人物与特性之间的关系可以用C(人物)T"(特性)这一公式来概括.【2]在电影《英雄》中,为了强化人物的特性,张艺谋赋予了人物浓烈的感情色彩.在张艺谋看来,英雄原本就是个主观色彩很浓的人物形象,不同的民族,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历史条件下,对英雄的认识都不一样.《英雄》中的秦王既是一个历史人物(一个很有争议的历史人物),同时也是一个电影中的虚构人物,因而我们在欣赏《英雄》时应更多地把它当作一个艺术作品来看,而不是把它当成一部大型历史纪录片.电影是视觉艺术,人物的特性的呈现自然离不开色彩.张艺谋电影的表现手法始终具有很强的民族性,民族性的表现风格在他的电影中往往是以具有象征意义的色彩和符号呈现出来的。

虽然现代电影不同于中国传统的戏剧,电影中的角色不再需要像京剧中的角色那样带有明显的脸谱,服饰等等符号特征,但同样作为一种视觉艺术,二者的角色特征在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服从于人物塑造的需要.从这个意义上来看,电影《英雄》在人物的塑造上仍然是成功的,它符合查特曼的人物特征论.人物只能是叙事结构中的一个部分,它不同于真实人物,它服从于叙事的需要,它的艺术真实性来自于它独特的艺术形式,而不是读者撇开其艺术形式的理性分析.另一位着名的叙事学家菲利浦?阿蒙则干脆把人物看作一种符号.按照符号学中关于指物符号,指示符号和重复符号的一般原理,阿蒙将人物分为:指物人物。

指示人物和排比人物三类.按照这种分类,《英雄》中的秦王属于指物人物,即与作品外部世界具有参照关系的人物,这类人物包括历史人物,神话人物,寓意人物等等,通常具有某种特定的文化意义;影片中的无名则属于指示人物,即担任陈述功能的人物,它常常存在于特定的语境之中.而长空,残剑,飞雪,如月等人物属于排比人物,即作品内部前后出现互相参照的人物.这类人物存在于作品本身,他们通过文本中的切分形成呼应,具有结构作用.C3]显然,电影《英雄》中的人物,既是一种特性的概括,同时也是一种符号的图示,而作为特性和符号载体的色彩所具有的表现功能,使色彩本身成为《英雄》的真正"。

主角",演员的表演在这里已不再那么重要,他们的内心活动和表情都只是为了服从符号的特征需要,服从场景,服饰色彩变化的需要.这样一来,明星们在影片中的表演也就没有了那么多的"自由的空间"和"人味儿".不过这倒更加符合历史的真实,因为我们心目中集武侠,忠侠,义侠,情侠于一身的英雄,除了金庸,古龙小说之外,历史上何曾有过?在对张艺谋电影《英雄》的众多评论中,常常可以看到这样一种观点,即认为该影片形式大于内容,色彩太浓而情节太淡,之所以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原因虽然很多,但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忽视了艺术作为一种"。

展开阅读全文
 温馨提示:
下载提示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doc】张艺谋电影《英雄》中色彩的叙事功能.doc
链接地址:https://www.999doc.com/661383.html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6-2021  999doc三九文库网 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ICP备2020069977号  网站客服QQ:772773258  联系电话:0518-83073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