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高盈丰商贸有限公司不服广州保税区海关征收消费税决定复议案整理版

2021-04-25 13:03:07本页面

广州市高盈丰商贸有限公司不服广州保税区海关征收消费税决定复议案整理版


【正文】

更多资料请访问豆丁达人冰川主页——http://shequ.docin.com/Wgw11607 管理学资料 精华 二〇二一二〇二一年四月 广州市高盈丰商贸有限公司不服广州保税区海关征收消费税决定复议案 黄埔海关法规处 一、案件基本情况 (一)案件事实及复议审理过程 申请人于2008年4月3日以一般贸易方式向被申请人申报进口原产于泰国的圣露斯爽身粉及圣露斯婴孩爽身粉等一批,申报商品编号为33049100,申报总价为CIFUSD64712.83。被申请人接受申报后,申请人递交报告,提出该产品属于“护肤品”,应归入33049900.10,要求重新核定归类。

经复核,被申请人于2008年6月2日开具《进口消费税专用缴款书》,按商品编码33049100对应的30%的消费税税率对申请人进口的爽身粉征收消费税共计人民币215,529.61元。 2008年7月1日,申请人不服上述征税决定,向黄埔海关提起行政复议。2008年8月27日,黄埔海关决定延长复议审查期限。2008年9月27日,黄埔海关法规处依申请召开复议听证会,申请人、被申请人就涉案爽身粉应否征收消费税进行了举证、质证和辩论。因案件涉及法律问题,需要有权机关作出解释或确认,黄埔海关决定中止案件审理,并就有关问题向海关总署请示。2008年12月29日,黄埔海关作出复议决定,维持被申请人的征税决定。

(二)案件特点 1.本案既涉及海关归类这一专业技术问题,又涉及海关法律适用问题。 海关对货物监管是以编码管理的形式进行的,由于商品的归类与征税额有直接关系,企业与海关发生归类争议往往导致纳税争议,两者具有相关性。本案的特别之处在于,申请人在被申请人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过程中,试图通过提出商品归类异议达到免征消费税的目的。在复议阶段,申请人又进一步针对海关归类结果,即商品编码33049100项下的部分货物(爽身粉)应征收消费税这一规则本身提出质疑,使争议的性质发生了转变,上升到立法层面。 2.本案直接导致相关立法调整。 2008年12月31日,海关总署发布第99号公告,取消化妆品中的痱

在该公告附件2《进口环节消费税税目税率总表》中,税则列号33049100对应的商品名称从原来的“香粉,不论是否压紧”调整为“粉,无论是否压紧(痱子粉、爽身粉除外)”。 根据这一立法调整,自2009年1月1日起,海关对进口的痱子粉、爽身粉不再征收进口消费税。 二、主要问题分析 (一)双方争议焦点及审理中发现的问题 申请人称:1.国家税务局于1994年6月9日发布的国税发﹝1994﹞142号文规定:痱子粉、爽身粉不属于护肤护发品的范围,因此痱子粉、爽身粉不需要征收消费税。消费税征收范围界定由国家税务局核定,消费税在进口时,海关只是代国税局收缴,国税局已经明文规定不征收,海关不应该对该司的产品征收消费税。

且从税法标准角度考虑,国税局的文件内容更加具体和明确。2.涉案货物无论在成分和功效上,都确实属于爽身粉类别而非化妆品类别。3.据悉,“强生”品牌在中国无需缴交消费税。根据财税﹝2006﹞33号关于消费税纳税人的解释,对消费税境内生产与进口应按同一标准执行。 根据上述理由,申请人请求撤销原征税决定,退回多征税款。 在复议听证过程中,申请人还补充了以下理由:一是根据国税部门的规定,“香粉”和“痱子粉”的归类是不同类别的,国税部门制发的《消费税征收范围注释》列举了化妆品的类别,对其用途是限定在面颊上,而申请人进口的商品是用在身上,爽身粉依据《轻工业标准》也非香粉;二是海关征税忽略了国税发﹝1994﹞142号文。

三是如果申请人的产品征收30%的消费税,单从成本价来看就可能两倍于市场同类产品价格。 被申请人答复,根据《进出口税则》归类总规则一及税则注释,“爽身粉”应归入33049100,企业原申报归类无误。根据海关总署2006年15号公告及附件《进口环节消费税应税税目税率表》、2008年税则中《进口商品消费税税率表》,税号33049100项下商品应征收30%消费税。被申请人建议维持原征税决定。 审理过程中,黄埔海关发现,2008年第10期《海关总署商品归类分析通报》指出:“《进出口税则》3304.9项下税号3304.9100对应的税目条文列名为:香粉,不论是否压紧(Powders,whetherornotcompressed)。

根据归类总规则一,除唇用、眼用及指(趾)甲化妆品外,外观为粉状的美容化妆品如扑面粉(不论是否压紧)、粉底、胭脂、腮红及其他香粉均应归入该税号。同时,此处的“香粉”指的是商品的状态,而不是商品的种类。因此,婴儿爽身粉(包括零售包装的未混合、未加香料的滑石粉)、面膜粉、保湿粉等粉状护肤品(规格为“克”)也应归入该税号。而粉底霜、粉底液等化妆品因其状态不是粉状而不应归入该税号。” 上述通报明确指出婴儿爽身粉存在归类风险,应归入税号33049100。 (二)现行法律的相关规定 1.根据《进出口税则》,爽身粉属于香粉,应征收消费税。 根据《进出口税则》第六类第三十三章对于“33.04”品目的注释,本案进口的爽身粉应归入税则号列33049100,根据2008《进口税则》附件6《2008年进口商品消费税税率表》,税则号列为33049100的进口商品应按30%的税率征收消费税。

2.根据国税部门的规定,爽身粉不属于香粉,不征收消费税。 《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税暂行条例》(国务院令〔1993〕第135号)第二条规定“消费税的税目、税率(税额),依照本条例所附的《消费税税目税率(税额)表》执行”。《消费税暂行条例实施细则》(财法〔1993〕39号)第三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税暂行条例》所附《消费税税目税率(税额)表》中所列应税范围,依照本细则所附《消费税征收范围注释》执行”。 《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印发〈消费税征收范围注释〉的通知》(国税发〔1993〕153号)中《消费税征收范围注释》第三条第二款第(二)项注明:“香粉是指用于粉饰面颊的化妆品。按其形态有粉状、块状和液状。

高级香粉盒内附有的彩色丝绒粉扑,花色香粉粉盒内附有的小盒胭脂和胭脂扑,均应按‘香粉’征税”。 《国家税务总局关于痱子粉、爽身粉不征收消费税问题的通知》(国税发〔1994〕142号)做了专门的明确:“最近一些地区和部门提出,在实行新税制之前,痱子粉、爽身粉是单独设置子目征收增值税的,不属于护肤护发品的征收范围。实行新税制后,对痱子粉、爽身粉是否征收消费税,《消费税征收范围注释》中不够明确。经研究,鉴于过去这两种产品不属于护肤护发品的征收范围,因此,实行新税制后对痱子粉、爽身粉不征收消费税。” 根据上述规定,国税部门在国内环节对爽身粉并不征收消费税。 (三)复议机关的理论分析和结论 本案在审理中形成两种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

海关是国家的进出关境监督管理机关,海关的监管对象是进出境的运输工具、货物、行李物品、邮递物品和其他物品,征税依据是《海关法》和《关税条例》。海关执法针对的是进出口环节,不涉及国内环节,不适用国税部门的规定,且《海关法》、《关税条例》第六十五条均规定:“进口环节海关代征税的征收管理,适用关税征收管理的规定。”本案中,被申请人依据《关税条例》、《海关进口税则》、《进出口税则商品及品目注释》对该批进口的爽身粉作出征收消费税的决定,归类准确、于法有据,应予维持。 第二种意见基本赞同第一种意见的思路,但同时指出,《关税条例》第二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准许进出口的货物、进境物品,除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外。

海关依照本条例规定征收进出口关税。”据此,海关对进出口的货物征收税款是存在排除规定的。《消费税暂行条例》第十二条规定:“消费税由税务机关征收,进口的应税消费品由海关代征。”海关征收进口环节的消费税属于代征性质,不能与作为消费税征税基础的国内税法发生矛盾。此外,在当前强调理性执法、构建和谐的法治背景下行政机关不宜机械地执行存在冲突的规定,尽管海关作出维持的复议决定于法有据,但不符合合理行政的法治原则,也不利于纠纷的解决。 经充分讨论并请示海关总署,黄埔海关作出了维持原具体行政行为的复议决定。具体理由如下: 《消费税暂行条例》规定,消费税由税务机关征收,进口的应税消费品由海关代征。《海关法》、《进出口关税条例》规定。

进口环节海关代征税的征收管理,适用关税征收管理的规定。根据上述法律、行政法规,海关代征消费税,应适用海关有关关税征收管理的规定,执法依据应为法律、行政法规及海关有关关税征收管理的规定。 鉴于国税部门就痱子粉、爽身粉作出不予征收消费税的规定是其部门自行发文,属行政法规层级以下规定,虽在国税部门的国内环节消费税征收管理中有效,但不适用于海关进口环节代征消费税的征收管理。被申请人依据《海关法》、《关税条例》、《进出口税则》、《进出口税则商品及品目注释》对申请人进口的爽身粉归类准确,作出征收消费税的决定适用法律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 至于国税部门规定对痱子粉、爽身粉不征收消费税,与有关海关

将由总署协调解决。在新的有关规定出台前,仍要按照现行规定执行。 三、案件办理启示 (一)办理案件的心得体会 1.及时进行复议调查,做好复议听证工作。 本案中爽身粉是否属于香粉进而是否需要征收消费税是争议的焦点所在,海关与国税部门的规定存在完全相反的规定。为慎重起见,黄埔海关复议机构还在办案过程中专门走访了广东省国税局,进行复议调查。经广东省国税局确认,国税发〔1994〕142号文为现行有效的文件,目前国税部门在税收执法中对爽身粉不征收消费税。 除此之外,复议机构还先后对申请人、被申请人进行了询问。为充分听取申请人、被申请人双方意见,复议机关主动延长复议审查期限,并在此期间内举行复议听证。

全面了解了企业经营情况及海关作出征税决定的过程,为依法、合理作出复议决定打下坚实基础。 2.全面、准确把握海关执法依据体系。 面对两个行政部门执法依据存在冲突的情况,黄埔海关复议机构在审理中以海关征收代征税的执法依据体系为切入点研究解决问题。复议机关根据《关税条例》、《进出口税则》、《进出口税则商品及品目注释》等关税征收管理的法律法规,从征税职权法定的角度,认真研究了关于海关征税法律适用的排除规定。经请示海关总署,最终明确国税部门对爽身粉不征收消费税的规定层级都在行政法规以下,海关不能适用,从而依法作出复议决定。 3.切实贯彻“定纷止争,案结事了”的复议理念。 依据税法原理特别是中国加入WTO的相关承诺。

对同一商品在进口环节应当同在国内生产、委托加工等环节一样享受对等待遇,无差别地执行统一的税收政策。该案中,消费税的主管部门在国内环节对爽身粉不征收消费税,海关作为代征机构却在进口环节征收消费税,从相对人的角度来看是难以接受的。在当前强调理性执法、构建和谐的法治背景下,尽管海关作出维持的复议决定于法有据,但如果机械地执行存在冲突的规定,既不符合依法行政的原则,也不利于纠纷的解决。 为此,复议人员没有直接作出维持决定了事,而是通过多种途径和手段,反复论证和推敲,寻求化解争议的最佳方案:一是向关税部门通报相关情况,咨询全国海关相关执法情况,请求其出具专业认定意见;二是在复议决定作出后,启动复议答疑程序就作出行政复议处理决定的理由和依据、行政复议决定的执行等行政复议事项向申请人予以解释说明。

保险公司工作总结相关推荐  
三九文库 www.999doc.com
备案图标苏ICP备20200699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