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斋随笔原文及译文网友投稿

2021-04-25 12:40:14本页面

容斋随笔原文及译文网友投稿


【正文】

容斋随笔 郭璞葬地 【原文】 《世说》:“郭景纯过江,居于暨阳。墓去水不盈百步,时人以为近水,景纯曰:‘将当为陆。’今沙涨,去墓数十里皆为桑田。”此说盖以郭为先知也。世传《锦囊葬经》为郭所著,行山卜宅兆者印为元龟。然郭能知水之为陆,独不能卜吉以免其非命乎?厕上衔刀之见浅矣。 【译文】 《世说新语》记载:“郭景纯南渡后,住在暨阳(今江苏江阴县东),他亲自选的墓地距离江边不满一百步,当时人都认为距离水太近。郭景纯说:‘不久就会变成陆地的。’现在泥沙上涨了,离墓地几十里都变成了良田。”这种说法,就把郭璞看做能未卜先知。社会上传说,《锦囊葬经》是郭璞所著,看坟地选宅基的,把它奉为经典。

然而郭璞能预料到江水会变成陆地,就不能占卜一个好卦避开杀身之祸吗?在厕所里赤身披发,衔刀祭酒以此来求免死,未免也太浅薄了吧。 文烦简有当 【原文】 欧阳公《进新唐书表》曰:“其事则增于前,其文则省于旧。”夫文贵于达而已,繁与省各有当也。《史记卫青传》:“校尉李朔、校尉赵不虞、校尉公孙戎奴,各三从大将军获王,以千三百户封朔为涉轵侯,以千三百户封不虞为随成侯,以千三百户封戎奴为从平侯。”《前汉书》但云:“校尉李朔、赵不虞、公孙戎奴,各三从大将军,封朔为涉轵侯、不虞为随成侯、戎奴为从平侯。”比于《史记》五十八字中省二十三字,然不若《史记》为朴赡可喜。 【译文】 欧阳公(欧阳修)《进新唐书表》说:“这书中所记载的事比前人的有所增加。

它的文字则比过去的要简省。”文章讲求的是清楚表达意思而已,文字的繁简各有其适用的情况。《史记卫青传》说:“校尉李朔、赵不虞、公孙戎奴,都是三次跟随大将军擒获匈奴王子,用一千三百户封李朔为涉轵侯,用一千三百户封赵不虞为随成侯,用一千三百户封公孙戎奴为从平侯。”《前汉书》只是说:“校尉李朔、赵不虞、公孙戎奴,都是三次跟随大将军出征,分封李朔为涉轵侯,赵不虞为随成侯,公孙戎奴为从平侯。”比《史记》的五十八字少了二十三个字,但却明显不如《史记》质朴丰满更为可喜。 地险 【原文】 古今言地险者,以谓函秦宅关、河之胜,齐负海、岱,赵、魏据大河,晋表里河山,蜀有剑门、瞿唐之阻,楚国方城以为城,汉水以为池。

吴长江万里,兼五湖之固,皆足以立同。唯宋、卫之郊,四通五达,无一险可恃。然东汉之末,袁绍跨有青、冀、幽、并四州,韩遂、马腾辈分据关中,刘璋擅蜀,刘表居荆州,吕布盗徐,袁术包南阳、寿春,孙策取江东,天下形胜尽矣。曹操晚得衮州,倔强其间,终之夷群雄,覆汉祚。议者尚以为操挟天子以自重,故能成功。而唐傅、昭之时,方镇擅地,王氏有赵百年,罗洪信在魏,刘仁恭在燕,李克用在河东,王重荣在蒲,朱宣、朱瑾在衮、郓,时溥在徐,王敬武在淄、青,杨行密在淮南,王建在蜀,天子都长安,凤翔、邠、华三镇鼎立为梗,李茂贞、韩建皆尝劫迁乘舆。而朱温区区以汴、宋、毫、颖嶻然中居,及其得志,乃与操等。以在德不在险为言,则操、温之德又可见矣。

【译文】 古今论述地形险要的,都说秦地凭借函谷关、黄河的地形取胜,齐地依仗大海和泰山,赵国和魏国依靠黄河,晋国外河里山,西蜀占有剑门关、瞿塘峡的险阻,楚国以方城山为城垣,汉水为护城河,吴国有万里长江和太湖的险要,都能够凭借有利的地形建立起国家。只有宋国、卫国周围,四通八达,没有一处险要可用于防守。然而东汉末年,袁绍占有青、冀、幽、并四州,韩遂、马腾等分占关中,刘璋割据蜀地,刘表据有荆州,吕布占据徐州,袁术驻守南阳、寿春,孙策攻取江东,中国险要的地方,都被分割完了。曹操最后才得到兖州,据此崛起,结果消灭了群雄,倾覆了汉室。评议的人还以为曹操挟持皇帝,为自己所用,所以才能成功。但是唐朝僖宗、昭宗时期。

藩镇割据,王氏据有赵地一百多年,罗洪信在魏地,刘仁恭在燕地,李克用在河东,王重荣在蒲州,朱宣、朱瑾在兖州、郓州,时溥在徐州,王敬武在淄州、青州,杨行密在淮南,王建在蜀地,皇帝建都长安,凤翔、邠州、华州三镇鼎足而立,不听诏令,李茂贞、韩建都挟持过皇帝。然而朱温凭借小小的汴州、宋州、毫州、颍州,孤立地处在中间,等到他志得意满的时候,便像曹操那样横扫群雄,灭亡了唐朝。如果说兴盛是依靠德行而不是依靠险要的地形,那么曹操和朱温的德行又可以显现出来了。 乐天新居诗 【原文】 白乐天自杭州刺史分司东都,有《题新居呈王尹兼简府中三掾》诗云:“弊宅须重葺,贫家乏羡财,桥凭州守造,树倩府寮栽,朱板新犹湿

”乃知唐世风俗尚为可喜。今人居闲,而郡守为之造桥,府寮为之栽树,必遭讥议,又肯形之篇咏哉! 【译文】 白居易由杭州刺史分设东都洛阳的官员,有一首《题新居呈王尹兼简府中三掾》诗,说:“弊宅须重葺,贫家乏羡财,桥凭州守造,树倩府寮栽,朱板新犹湿,红英暖渐开,仍期更携酒,倚槛看花来。”由此可看出唐代风俗还是很好的。现在的官员离职闲居,如果太守给他造桥,府僚为他栽树,就必定会受到讥讽,哪里还敢写进诗了呢! 长歌之哀 【原文】 嬉笑之怒,甚于裂眦,长歌之哀,过于恸哭。此语诚然。无微之在江陵,病中闻白乐天左降江州,作绝句云:“残灯无焰影幢幢,此夕闻君谪九江。垂死病中惊起坐,暗风吹雨入寒窗。

”乐天以为:“此句他人尚不可闻,况仆心哉!”微之集作”垂死病中仍怅望”,此三字既不佳,又不题为病中作,失其意矣。东坡守彭城,子由来访之,留百余日而去,作二小诗曰:“逍遥堂后千寻木,长送中宵风雨声。误喜对床寻旧约,不知漂泊在彭城。”“秋来东阁凉如水,客去山公醉似泥。困卧北窗呼不醒,风吹松竹雨凄凄。”东坡以为读之殆不可为怀,乃和其诗以自解。至今观之,尚能使人凄然也。 【译文】 带着嬉笑的怒骂,超过吹胡子瞪眼睛;用歌声表达的悲哀,超过号啕大哭。这话很中肯。元微之(元稹)在江陵时,正在生病,听到白乐天(白居易)被贬到江州(今江西九江),作绝句说:“残灯无焰影幢幢,此夕闻君谪九江。垂死病中惊起坐。

暗风吹雨入寒窗。”白乐天说:“这些诗句,别人听了都受不了,更何况是我呢!《元微之集》作“垂死病中仍怅望”,这“仍怅望”三字既不好,又不题作是“病中作”的,就离开本意了。苏东坡作彭城(今江苏徐州)太守,弟弟苏辙来看他,住了一百天才离开。作了两首诗说:“逍遥堂后千寻木,长送中宵风雨声。误喜对床寻旧约,不知漂泊在彭城。”“秋来东阁凉如水,客去山公醉似泥。困卧北窗呼不醒,风吹松竹雨凄凄。”苏东坡认为读了实在不能忍受,便和了两首诗,自己宽慰自己。就是今天读起来,仍然使人十分悲凉。 张良无后 【原文】 张良、陈平,皆汉祖谋臣,良之为人,非平可比也。平尝曰:“我多阴谋,道家之所禁。吾世即废矣,以吾多阴祸也。

”平传国至曾孙,而以罪绝,如其言。然良之爵但能至子,去其死才十年而绝,后世不复绍封,其祸更促于平,何哉?予盖尝考之,沛公攻峣关,秦将欲连和,良曰:“不如因其懈怠击之。”公引兵大破秦军。项羽与汉王约中分天下,既解而东归矣。良有养虎自遗患之语,劝王回军追羽而灭之。此其事固不止于杀降也,其无后宜哉! 【译文】 张良和陈平,都是汉高祖手下的谋臣,但是张良的为人,却不是陈平所能比拟的。陈平曾经说:“我习惯使用阴谋,这是道家所禁忌的。我的后代很快就会灭绝的,因为我为子孙们种下了祸根啊!”果然陈平传国到他的曾孙,便因罪而被废绝,和他所说的一样。然而张良的爵位,却只能传到他的儿子,距他的死才十年,

便被灭,后代也续封,遭到灾祸的时间比陈平还短,这是怎么回事呢?我曾考察过,沛公刘邦攻打峣关(今陕西蓝田县东南),秦国守将想投降,张良说:“不如趁守备松懈时攻打他。”沛公听了张良的话,打败了秦兵。项羽和汉王立约,平分天下,之后项羽带兵东去彭城。刘邦也想回关中,张良说这是蓄养老虎,自留为患,劝刘邦回兵追击项羽灭掉他。这两件事,比诛杀降兵还厉害,因此他应当没有后代啊! 周亚夫 【原文】 周亚夫距吴、楚,坚壁不出。军中夜惊,内相攻击扰乱,至于帐下。亚夫坚卧不起。顷之,复定。吴奔壁东南贩,亚夫使备西北。已而果奔西北,不得入。《汉史》书之,以为亚夫能持重。按,亚夫军细柳时,天子先驱至,不得入。文帝称其不可得而犯。

今乃有军中夜惊相攻之事,安在其能持重乎? 【译文】 周亚夫率兵抗拒吴、楚,坚守营垒并不出战。军队夜间受惊,发生骚动,互相攻击,一直闹到周亚夫帐下。周亚夫躺着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又安静下来。吴军攻打营垒的东南角,周亚夫命令防备西北,一会儿吴军果然来攻打西北,攻不进来。《汉书》记载了这件事,认为周亚夫用兵持重。考周亚夫驻军在细柳(今陕西咸阳市西南)时,皇帝骑马率先到达,进不了军营,汉文帝称赞他不能够侵犯。现在竟有军队夜间惊扰互相攻击的事,怎么能说他用兵持重呢? 孟舒魏尚 【原文】 云中守孟舒,坐虏大入云中免。田叔对文帝曰:“匈奴来为边寇,孟舒知士卒罢敝,不忍出言,士争临城死敌,如子为父,以故死者数百人。

孟舒岂驱之哉!”上曰:“贤哉孟舒!”复召以为云中守。又冯唐对文帝曰:“魏尚为云中守,虏尝一入,尚率车骑击之。士卒终日力战。上功幕府。坐首虏差六级,下吏削爵。臣以为陛下罚太重。”上赦魏尚,复以为云中守。按,孟舒、魏尚,皆以文帝时为云中守,皆坐匈奴入寇获罪,皆得士死力,皆用他人言复故宫,事切相类,疑其只一事云。 【译文】 云中太守孟舒,因为匈奴攻进云中而被罢免。田叔对文帝说:“匈奴侵犯边境,孟舒知道战士疲惫,不忍心下令抵抗,但战士们争先恐后地上城拼死对敌,就像儿子保护父亲一样,因此死了几百人。这哪里是孟舒强迫他们去死呢!汉文帝说:“孟舒真是个贤才啊!”于是又让他做了云中太守。另外,冯唐对汉文帝说:“魏尚任云中太守。

匈奴曾经进犯,魏尚率领军队反击。战士整天鏖战。魏尚上书将军府记功,因为多报了六颗首级,就被削去官爵并打入大牢。我认为陛下处罚得太重。”汉文帝便赦免了魏尚,仍让他回云中任太守。孟舒和魏尚都在汉文帝时任云中太守,都是因为匈奴进犯而获罪,都得到战士的拼死力战,最后又都因为别人为他们说话而复官,事情极其相似,我怀疑这是同一件事。 秦用他国人 【原文】 七国虎争天下,莫不招致四方游士。然六国所用相,皆其宗族及国人,如齐之田忌、田婴、田文,韩之公仲、公叔,赵之奉阳、平原君,魏王至以太子为相。独秦不然,其始与之谋国以开霸业者,魏人公孙鞅也。其他若楼缓赵人,张仪、魏冉、范睢皆魏人,蔡泽燕人,吕不韦韩人。

李斯楚人。皆委国而听之不疑,卒之所以兼天下者,诸人之力也。燕昭王任郭隗、剧辛、乐毅,几灭强齐,辛、毅皆赵人也。楚悼王任吴起为相,诸侯患楚之强,盖卫人也。 【译文】 七国争夺天下,没有不广泛搜罗四方游说的人才的。但六国所任的相国,都是他们的族人和本国人,如齐国的田忌、田婴、田文、韩国的公仲、公叔,赵国的奉阳君,平原君,魏王甚至任用太子为相国。只有秦国不是这样。最初和秦国商讨大计,追被削平其他国家以开创霸业的是魏国人公孙鞅(商鞅)。其他如楼缓是赵国人,李斯是楚国人。秦王都把国家大事托付给他们,而没有一点疑心,之所以最终能兼并天下,便是依赖这些人的力量。燕昭王任用郭隗、剧辛、乐毅,几乎灭掉了强大的齐国。

演讲稿范文相关推荐  
三九文库 www.999doc.com
备案图标苏ICP备20200699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