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夜之梦改编剧本 bian新整理

2021-10-10 02:40:28本页面

仲夏夜之梦改编剧本 bian新整理


【正文】

仲夏夜之梦 第一幕第一场(城中) 旁白:雅典法律赋予市民一种权力:市民可以强迫他们的女儿嫁给他们所喜欢的人。法律还规定:如果女儿拒绝父亲为她挑选的丈夫,父亲可以自行判处她死刑。 (莱赛德潜伏在一旁偷听) 昂科斯:荷米亚,你必须嫁给狄米特律斯,这城中最好的年轻人。 荷米亚:爸爸,抱歉。我不能成为他的妻子。我不爱他。我已经爱上了莱赛德。 昂科斯:莱赛德?他会比狄米特律斯好吗?我不同意这门婚事,绝不! 荷米亚:喔!爸爸,狄米特律斯曾说过,他爱我的朋友——海伦娜,而这个长相甜美的女孩,也深深地爱着狄米特律斯。 昂科斯:不管你说,我已经决定让你嫁给狄米特律斯了!我坚决这样做。 荷米亚:我不愿把我的心交给一个我不曾喜欢的人。

昂科斯:如果你不嫁给狄米特律斯,我将根据雅典的古律法要求判你死刑。 荷米亚:喔,不要,请不要这么做,亲爱的父亲,你不再爱我了吗?请不要放弃我。 莱赛德(一脸镇定)上场 莱赛德:不要害怕,请听我说,明天晚上,我将在城外几里的树林里等你,如果你真的爱我,就和我一起逃离这伤心的城市吧。 荷米亚:我会的,因为我如此爱你。 莱赛德:一言为定,爱人。海伦娜来了,我必须走了,明晚见。 海伦娜(神情忧郁)上场 海伦娜:嗨,荷米亚。我很高兴见到你,我的朋友。狄米特律斯爱的是你,请教我如何吸引他的目光吧。 荷米亚:放心吧,他再也不会看见我的脸了,明晚莱赛德和我将要逃离这儿,我们相约在森林里见面,请你为我们祈祷,并且不要告诉其他人,再见。

海伦娜(要去狄米特律斯家,一边走一边低语):我要去告诉狄米特律斯,美丽的荷米亚将要离开,然后他将会去追寻她,而我只是想再看见他的容貌。 第二幕第一场(森林中) 旁白:雾霭中暗色的森林。薄雾有些透明。寂静的夏夜,虫鸣。几个身着白衣的精灵从舞台的一边轻盈地上场,停住,倾听。这个树林是精灵最喜欢的聚会地点,他们有着特异功能,不被人们所看见。 奥布朗带着派克,泰妲妮亚带着小男孩各自从相对方向上场。 (此处用动作表现。)两人见面后,倨傲的神情,不肯向对方低头。相互审视。泰妲妮亚转过身去,快走几步,准备离开。派克与小男孩也在相互示威。 欧波隆伸手):等等,坏脾气的女人!我不是你的夫君吗?真不巧又在月光下遇见你。

傲慢的泰妲妮亚。 泰妲妮亚:嘿,嫉妒的欧波隆,(面对精灵喊)小精灵们,快跑。我已经离开他的同伴了。 欧波隆:等一等,傻精灵,你为什么要违抗我?让那个小男孩当我的奴隶。 泰妲妮亚:别想,你就是用整个精灵王国也买不到这个小男孩。精灵们,去吧!要是再多留一刻,我们又要吵起来了。(与四个精灵、小男孩一同下场。) 欧波隆:好,你走吧,真是坏脾气的女人!在黎明之前,我一定要为这侮辱惩罚你。我的好派克,过来。 派克:伟大的欧波隆,您有什么吩咐? 欧波隆:替我把少女们称做``枉费之爱``的花采来,一旦将那紫色小花的汁液滴在睡眠者的眼皮上,当他们醒来时,便会疯狂地爱上所看到的第一件东西。我要趁提泰妮娅熟睡时把花汁滴到她的眼皮上。

等她醒来,无论第一眼看到的是狮子、黑熊、公牛或是猕猴,她都会用最强烈的爱情追求它。另有一种草药可以解去这种魔力,不过她要先答应把那个小男孩让给我。哈!哈! 派克:我会办好这事的,相信我。(派克下,欧波隆在一旁) 狄米特律斯上,海伦娜紧追不舍。 狄米特律斯:我不爱你,所以别跟着我!莱赛德和美丽的荷米亚在那儿?你告诉我,他们在这里,但是我找不到我的荷米亚。快走,不许再跟著我! 海伦娜:是你吸引我的,你这硬心肠的磁石。 狄米特律斯:我曾经向你说过好话吗?告诉你,我不会爱你。 海伦娜(祈求):哪怕我像是你的狗,请让我跟着你,我的主人! 狄米特律斯:我一看见你就头痛。 海伦娜(哀伤):可是我看不到你就心痛。

狄米特律斯:让我走,因为我是这么的讨厌你。 海伦娜:不要离开我,请留下吧,就算你杀了我。 欧波隆:可怜的女孩,我得帮助她。欢迎啊,浪游者,你把花采来了吗? 派克:是的,就在这儿。 欧波隆:谢谢,我可爱的精灵。(拿走一些花,其余的留给派克),这里有一位容貌姣好的少女爱上了冷酷的年轻人。如果你发现年轻人睡著了,就把爱情的汁液滴进他的眼睛里,但是,一定要确定他醒来时就看到那少女。你可以由他穿的流行服饰认出他。 派克:放心吧,主人,一切将如你所愿。 第二幕第二场(仙后的寝宫)夜莺的曲。泰妲妮亚睡。众仙女下。 仙王上,欧波隆在泰妲妮亚周围兜圈子。终于拈着一朵花,轻轻地用它点碰提泰妮娅的眼皮。

欧波隆:骄傲的提泰妮娅,现在把你唤醒也许是最好的办法。但是我并不打算这样做,因为我要给你一个小小的惩罚:我要赶在别的什么东西到来之前离开这里。管他是毛茸茸的,还是长尾巴的;最好两样全有。当你醒来时所看到的就是你的真爱,并为他担起相思债。(下) 第三幕第一场(森林的另一处) 莱赛德:亲爱的,你在树林中跋涉,累得快要昏倒了,让我们休息一下吧。 荷米亚:就照你的意思吧,莱赛德。晚安,爱人。 莱赛德:愿睡眠给你充分的休养。(略就远处而卧) 两人同睡,派克上 派克:啊,谁在这儿?这是那残酷的年轻人,而她就是那个女孩。美丽的人儿,她竟然不敢靠近这没心肝的恶汉。坏东西,我将在你的眼睛滴进爱情

嘿,真有趣。(拿花朵轻点莱赛德眼皮上) 海伦娜气喘吁吁而上 海伦娜:这痴心的追赶使我累得喘不过气来,我愈是祈求,却愈惹他讨厌。是谁躺在地上?喔,是莱赛德,他是死了还是睡著了?好先生,如果你还活著,就醒醒吧。 莱赛德(醒转):多漂亮的美女,海伦娜,我愿为你赴汤蹈火。 海伦娜(吃惊):别这么说,莱赛德。你不爱荷米亚吗? 莱赛德(激动地):我一点也不爱她,对我而言,她只是只乌鸦,而你是只白鸽。 海伦娜(痛苦):喔,为什么我生下来就被每个人嘲笑,而不被尊重?年轻人,这还不够吗?一个女子被一个男人拒绝,还得忍受另一个男人的讽刺。(下) 莱赛德:我的一切生命之光啊,用爱和力来尊崇海伦娜,做她忠实的武士吧。

(追随海伦娜下) 荷米亚(醒来,恐惧地叫):莱赛德!莱赛德!你去那儿了?如果你听得到,请回答我,我快因害怕而昏倒了,你去那儿了?回答我!亲爱的!我明白了你已经不在近旁了,要是我寻不到你,我定将丧亡。 狄米特律斯上 狄米特律斯:你在这里,我亲爱的荷米亚,我找你找了好久。 荷米亚:你看见我的莱赛德了吗?把他还给我。 狄米特律斯:我宁愿把他的尸体喂我的猎犬。 荷米亚(生气):滚开,恶狗!我一点都不相信你!你真的把他杀了吗?哎哟,你真勇敢,一条毒蛇都比不上你! 狄米特律斯:你的脾气发得好没来由,我并没有杀死莱赛德,他也并没有死。 荷米亚:我从此离开你那可憎的脸,无论他死也罢,活也罢,你再不要和我相见!莱赛德。

我会找到你的。(疾下) 狄米特律斯:她是如此生气,我最好停止跟随她。(睡)我必须休息一下,今晚实在太累了。 欧波隆和派克上 欧波隆:派克,你的工作做完了吗? 派克:是的,而且那女人就在他的身边,当然,在他醒来时,她会被发现。 欧波隆:嘿!他在那儿,你到底做了什麼?为什麼那个冷酷的年轻人还睡在那儿?你一定是弄错了。不过没关系,现在你可以完成这件事。要小心一点,不要再犯错了。 派克给狄米特律斯点上花液,博特姆上 博特姆:喔,我迷路了。 欧波隆:这个乡人可以成为我泰妲妮亚的真爱。 派克:替他装个驴头,如何? 博特姆:嗨,有人吗?我需要有人帮我。 欧波隆:嗯,这是个好主意。 派克:多么有趣啊! 博特姆:这里似乎没有人。

我想我最好往前走。 欧波隆和派克一起下去 第三幕第二场(仙后的寝宫) 博特姆:我是多么累啊,谁能帮助我? 泰妲妮亚(醒来):啊!我看到多么美的天使呀!你是聪明又美丽的吗? 博特姆:不见得,如果我能够找到路而走出森林,那就够了。 泰妲妮亚:跟我走吧,我不是一个普通的精灵,我爱你,我会让精灵服侍你。 博特姆:听起来真好!我能享受这种生活吗? 泰妲妮亚:当然!来,甜心,坐在花床上。哦!瞧瞧吧!多可爱呀!让我玩玩你美丽且毛茸茸的脸颊,亲吻你漂亮的大耳朵,我美好的驴子。 博特姆:精灵在那里? 精灵们:在这儿,先生。 博特姆:亲爱的,我请求,你的人不要来打扰我,因为我想睡一觉。 泰妲妮亚:(同睡去)睡吧。

我会把你拥在我的怀中。噢!我多么爱你,我多么疯狂的爱你! 第四幕第一场(森林中狄米特律斯沉睡之处)莱赛德跟着海伦娜上 莱赛德(哀求):为什么你要以为我的求爱不过是嘲笑你呢?我只是希望你爱我罢了。 海伦娜:你放弃荷米亚了吗?你的誓言都是应该向她说的。 莱赛德:我对她的心不过像个过客,现在我对你的心就像回到家的游子,再不离去了。. 狄米特律斯醒来 狄米特律斯:噢!海伦娜!完美的女神!你的嘴唇是多么人!让我亲吻那纯白的手吧! 海伦娜:唉!倒霉!你们都爱著荷米亚,而现在你们也一同嘲笑我!我知道你们讨厌我,但为什么还要联合起来讥讽我呢? 狄米特律斯:莱赛德,保留你的荷米亚吧!海伦娜是我的! 莱赛德:不!海伦娜。

他说的都是谎话! 海伦娜(不知所措):你们让我迷惑了。我该相信谁呢? 荷米亚上 荷米亚:莱赛德!你在这里!你为什么如此忍心地离开了我呢? 莱赛德:因为我不爱你,你不知道吗? 荷米亚(伤痛绝):你说的不是真心话,那不会是真的! 莱赛德:我说的是真的。我讨厌你,我爱着海伦娜。你死心吧! 海伦娜:现在我明白了,他们三人一起联合起来捉弄我。(愤激)没情没义的荷米亚,如果你有点同情心,慈悲心,或一些礼貌的话,就不应该和男人一起嘲笑你可怜的朋友。 荷米亚:你的气话真令我吃惊。我并没有嘲弄你,似乎是你在嘲弄我呢! 海伦娜:也许一部分是我自己的错,生离或死别应该很快能弥补过来。 狄米特律斯:不要走。

温柔的海伦娜,听我解释。我的爱,我的生命,我的灵魂,美丽的海伦娜! 莱赛德:我比他更爱你。 狄米特律斯:如果你这么说,那么证明一下吧! 荷米亚(拉着莱赛德,伤心):噢,我不是荷米亚了吗?你不是莱赛德了吗?为什麼变成这样? 莱赛德(厌恶地甩手):放手,走开,我不想看到你。. 狄米特律斯:如果你想赢得海伦娜,现在跟我走。看看究竟海伦娜是该属於谁的? 荷米亚(对着海伦娜嚷):是什麼改变了一切?噢!你这爱情的小偷!哼,你趁著夜晚把我爱人的心偷走了吗? 海伦娜:好荷米亚,不要对我这样凶。我一直是爱你的,荷米亚,有什麼事总和你商量,从不曾欺骗你。现在,让我走吧。你看我是多么傻多么痴心。 荷米亚:好。

你走吧。我简直莫名其妙,不知道该说些什麼。 欧波隆:派克,这都是因为你的粗心,还是你故意的? 派克:相信我,国王,那是无心之过。不过,我并不觉得抱歉,我认为他们的争吵是很有趣的。 欧波隆:你听著:狄米特律斯和莱赛德已经去找地方打架了。我命令你使黑夜中充满浓雾好让他们找不到对方。当他们睡著时,就解除莱赛德的魔法。 派克:我懂,我懂。 欧波隆:派克,赶快去办这件事!我会去看我的皇后,讨要那个男孩而且解除她的幻觉。一切事情都将和平解决。因为,我还爱着我的皇后,把一切恢复正常! 第四幕第二场(仙后寝宫中,仙后醒来)(欧波隆上) 泰妲妮亚(对驴子):噢!我的甜心,我是如此的爱你,而且永不离开你。

剧本相关推荐  
三九文库 www.999doc.com
备案图标苏ICP备20200699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