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留守儿童剧本打印版

2021-07-24 23:16:45本页面

关注留守儿童剧本打印版


【正文】

可怜留守儿童心 故事梗概:山村里的村民都跑到城市去打工挣钱,把小孩扔给他们的爷爷、奶奶或者亲属看管。左思思和她的弟弟左丰年则寄养在他们的大伯家里。伯母及其子女对思思姐弟俩从苛刻到虐待,年迈的奶奶爱莫能助,而他们的大伯也无能为力。姐弟俩相依为命,忍受着生活中的艰辛和痛苦。与此同时,乡亲们对他们姐弟俩进行了感人的关怀。他们渴求着能去上学读书,但获得这一权益却极其的艰难。思思强烈地追求着,直到逃出火炕,去寻找属于他们的一片天空。他们那爱钱如命的父母亲最终如何?他们的怎样?《可怜留守儿童心》一一来揭开。 主要人物: 左思思7岁 左丰年5岁 左新民40多岁(伯父) 铁细艳40多岁(伯母) 左萍18岁 左昆13岁 左正义40多岁 徐梅40多岁 艾童50岁左右 左新华30岁(父亲) 罗丽28岁(母亲) 左鹃7岁 左芝6岁 左留7岁 老奶奶60多岁 第一幕 1左新民家里(内夜) 上世纪80年代建的平房。

堂屋摆着彩色电视机,几把椅子,紧靠着墙壁堆放着松树木。房子中间吊的是15瓦灯泡,光线暗淡。铁细艳正兴致勃勃地观看着电视,不时发出笑声,或者自言自语着。左新民在一旁修理农具。左昆坐在灯下埋头写作业。左思思则一声不响地在厨房里洗碗。左丰年巴在门框上,想去看电视,却又不敢。 铁细艳:(手拿遥控器换着频道)喂!左新民,我跟你说话,你听着了没有? 左新民:你说,我在听着。 铁细艳:(不耐烦)听你的头!年已经过完了,快要开学了,你那个老弟还不寄钱回来啊?他们在外面过得舒舒服服的,想不想让他们的小孩上学啊?年也不回来过,分明是不让我们得到了他们的好处。他们倒过得逍遥自在,把包袱都扔给我们。

左新民:(抬起头)他们年前不是寄回来了两千多块吗?你还要他们寄钱来? 铁细艳:(把遥控器往桌子上一摔)他们的小孩过年不花钱了?这一人一套衣服、大鱼大肉,天掉下来的? 左新民:那两套衣服要多少钱?你又给了他们多少鱼肉吃,你心里没有数? 铁细艳:(站起来,一脚踢翻了椅子)什么意思啊?左新民,你跟我顶撞是不是?你逼急了老娘我,我现在就要你把他们给我送走! 左丰年吓得慌忙跑到厨房去了。左新民低下头不敢吱声,继续忙他的活儿。 2厨房里(内夜) 左思思洗完了碗,接着擦拭桌子和其他家具,然后忙着扫地。她看到弟弟跑进来了,便轻轻放下扫帚,朝他打手势不让他吭声。 左丰年:(轻声)姐姐。

我怕。 左思思:(把他弟弟搂在怀里,贴近他的耳边轻声说)不要怕,不要怕,大娘不是说我们,她是在说我们的爸爸。 左丰年:(轻声)爸爸还不回家?娘呢? 左思思:(轻声)你乖一点,弟弟,不要吵了。让大娘听到了,她真会说我们的。 左丰年:我不吵了。姐姐,我肚子饿,我冷。 左思思:(忙摆手不让他大声)(更加轻声,完全是耳语)我藏有半碗饭在灶膛里,等大娘去睡觉了,我拿给你吃。 就在这时,铁细艳忽然进了厨房,可能是想煮鸡蛋吃,一边说着,一边揭开了锅盖。 铁细艳:(大声对思思说)还不快去睡?在这里想干什么?(说着,边往灶膛放柴火,发现里面的半碗饭,一把拿出来就砸在地上)左新民!你快来!快来啊! 左新民:(急忙放下手里的活儿跑了过来)什么事?这么凶。

铁细艳:(指着思思、丰年姐弟俩)你看这一对王八羔子,竟然背着我把饭藏在灶膛里。 左新民:不就是半碗饭吗?好像跟发了火一样。 左萍:(从另一间房子里跑来)我爸啊,你这么始终偏护着他们?他们又不是你生的孩子? 左昆:(从堂屋赶来)砸得好!我娘砸得好!来,让他们捡起来吃掉,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藏东西。 左新民:(阻止着左昆)去去去!小孩子家的,哪有你们说的话? 铁细艳:(对左萍、左昆)看到了吧?你们这么个好爸!替别人的孩子说话。 左昆:我偏要他们捡起来吃了!(逼迫着丰年)还不给我快点?你是想我拿火钳烧红了来烫你们吧?(他说着竟然真的把火钳放到炉火里去了) 左新民:(很着急)左昆啊。

你这个小畜生!你想干什么?不要跟我胡闹! 铁细艳:(暴跳如雷)左新民!老娘我已经忍上加忍了。你再这样放肆,我跟你离婚! 乡村里的男人听到说离婚,胆子就吓破了。 左新民:(蹲下去,捡着饭往他自己嘴巴里放)我求你们了,不要为难小孩子了。他们的父母不在身边,实在是太可怜了。这么脏的东西,他们吃得呢? 左思思:(忙哭着,也蹲下去)大伯,我吃,我吃…… 铁细艳:(发狂了,举起一把椅子就砸向左新民)我砸死你! 左新民连忙扑上去抓住了椅子。就这样,一场家庭大战爆发了。 在一阵混乱中,左思思不知如何是好。丰年慌慌张张拖着他姐姐的手逃了出去。 3村口的稻草堆下(外夜) 姐弟俩一口气逃到村口。

正月的夜晚,外面的北风刮来特别寒冷。 左丰年:姐姐,我冷! 左思思:姐姐带你到草堆下面去,那里一定会暖和些。 左丰年:姐姐,娘呢?我想到娘那里去。 左思思:弟弟,你答应过姐姐的,你不吵了。我也不知他们在哪里。 左丰年:姐姐,到奶奶那里去吧。 左思思:不行不行不行,大娘知道了,一定又要跟奶奶打架的。我们不能让奶奶受气了。来,到这草堆里去睡觉。这里比大娘家的床强多了。我们在这里还可以说话。在她家说话,大娘听到了,还会吼我们,骂我们。 姐弟俩一起躺在稻草堆下。 天上的星星眨着眼睛,村口的夜晚鸦雀无声。 左丰年:姐姐,我肚子饿。 左思思:睡吧,睡着了就不知道饿了。

等天亮了,我到地上去找红苕给你吃。 左丰年:(指着村旁)那边的苕窖里有很多苕。我要吃啊,姐姐。 左思思:那是人家的,我们不能去偷人家的东西。你听话啊,你最懂道理的,对不对? 左丰年:(带哭的声音)可是我饿啊,姐姐,我只要一个啊,姐姐。 左思思:我讲故事你听,你听故事就不会饿了。你最喜欢听我讲故事的,是不是?(开始讲起了故事) 左丰年:姐姐,我现在不听故事,我饿了,我还很冷。(浑身在发抖) 左思思:冷不要紧,我身上有火柴。(从口袋里摸出火柴)我来烧火你烤你就不冷了。哎!对啊,这草上面有稻谷,烧着就有爆米花吃了。(忙着起来把一小堆稻草点燃了) 姐弟俩边烤着火。

边寻找着爆米花吃。就在这时,住在村口的艾童起床出来上厕所,发现前面稻草堆旁的火光,急忙跑去看。 艾童:哎呦呦!这么冷的天,是思思在这儿,你们在这里干啥?是不是你大娘又打你们了?快!快跟我一起到里去。不要怕,有我,你们不要怕。 艾童把火弄熄灭后,背着丰年,带着思思去了她的家。 左思思:大娘,我弟弟饿了。 艾童:可怜的孩子啊,不要紧的,到了,我就拿东西给你们吃。 4左新民家大门口(日外) 正月半(元宵节)过后,小孩们都高高兴兴背着书包去上学。左思思和丰年站在大门口看着。 左昆:(背着书包从房子里出来,瞪大着眼睛)看什么啊看!你们也想读书啊?你爸不寄钱来。

害得我娘跟我爸经常吵架。快跟我滚一边去! 徐梅:(刚好从这里路过,听到后,带着批评的口气)左昆,你小小年纪这样坏?你老师没有教育你? 左昆:(不服气)怪你屁事!谁要你啰唆了? 铁细艳:(气冲冲从房子里跑出来)哟!还真有狗抓耗子呢。呸!什么东西啊?多嘴多舌的!左昆!还不快给老娘滚到学校去? 徐梅:铁细艳!你不要以为人家都怕你。哪有像你这样对待小孩的?也把你自己的孩子教坏了,对这两个小孩也过分苛刻了。你看他们姐弟俩让养成什么模样了,面黄肌瘦的,你于心何忍啊? 铁细艳:你说我,你呢?你弟弟的小孩,你不肯接手? 徐梅:不是我不肯接手,他们自己坚持要带去的。我们绝对不会像你这样对待小孩的。

铁细艳:我对待他们怎样,关你屁事!呸!什么东西啊?也不拿块镜子照照! 徐梅:我才懒得管你家的闲事,只是由于过分看不下去了。(说着离开了) 等徐梅走后,铁细艳便把气一下子撒到思思和丰年姐弟俩的身上。 铁细艳:(凶神恶煞)乐意了吧?快给老子滚到房子里去!(一边找来一根棍棒,厉声地)都给我跪下!(一边抽着一边说)谁让你们出去的?快说! 左思思:(用身体护着她弟弟)大娘,你打我吧,你别打我弟弟!都是我错了,你不要怪我弟弟。 铁细艳:你好厉害啊,想了吧?这还了得! 左新民:(在外面干活回来,闻声急急忙忙跑来)老祖宗啊!又是什么事惹得你不开心了。你找小孩子出气干啥?(一边把两个小孩拉了起来。

并对他们说)思思,快把你弟弟带到别人家去。这只疯狗婆要打死你们的。快点啊!还站在这里让她打? 思思拉着丰年的手逃了出去。 铁细艳:你气死我了。(呜咽起来)他们的父母把小孩往老娘家一扔,什么事都不管了,让老娘给他们养着。自己生了不养,他们何必生呢?钱也不寄钱来,如今的物价样,他们不知道吗?我天天都得掏钱出来养这些人,这是应该的吗?左新民!你知不知道现在的物价啊?你明天自己去买吧!我不愿管这个家了。 5艾童的家里(内日) 新建的一层楼房。徐梅在她家一边聊天,一边纳鞋底。村里的留守儿童左鹃、左芝、左留在她家玩耍。 左思思牵着丰年的手躲到她家里来了。 徐梅:(吃惊)思思。

是不是你那个大娘又打了你?吓成这样? 艾童:哎哟!别提了,这一对孩子真可怜。唉!他们那父母也真是木头做的心,把一对孩子扔到狼窝里。现在在家里做什么不行呢?偏要跑到几千里外去打工。打了几年工,他们还是没有挣到多少钱回来。 徐梅:留守儿童是越来越多了。喂,左鹃,你娘还没有寄钱回来给你交学费? 左鹃:(摇头)没,没有。 徐梅:左芝,你爸呢? 左芝:我不知道他们跑到哪里去了。 徐梅:我是问你,他们有没有寄钱回来让你去读书。 左芝:我不要你问,我不想读书。(继续玩他们的) 艾童:这还用问,寄了钱回来,他们还在这里玩吗? 左留:(抬头)我奶奶说的,我爸我娘都死在外面了。

(问艾童)他们真的都死了吗? 丰年忽然大哭起来。 艾童:(忙跑过来)了?丰年,你为什么哭呢? 丰年:(问左思思)姐姐,我们的爸、娘是不是也死在外面了?我要到娘那里去。 艾童:傻孩子,你爸你娘会死呢?莫哭了。 丰年:真的没有死?那就好,那就好。(摇着思思的手)姐姐,娘没有死,我们快到娘那里去吧。 艾童:傻孩子啊,你娘在几千里外,你们能去呢? 丰年:几千里不远,我不怕远,到我娘那里去,我就不会肚子饿了。 徐梅:艾大姐,快,这孩子一定是饿了,你快把你家的东西拿一点来给他们吃。他们一定还没有吃饭。 艾童连忙跑到后面的厨房,很快就端来了吃的东西。 丰年看着他姐姐。

不敢随便吃。左思思摇了摇头,丰年便越发不敢吃了。 艾童:莫怕,孩子啊,看你们让饿成什么样子了?快吃,快吃,不要怕。 丰年双眼盯着食物,但不敢伸出手。思思也看着,却一直摇头。 徐梅:孩子啊,跟我们在一起,你们不要怕,快吃吧,不吃,会饿死的。 艾童:在我的家里,你们怕什么呢?放心吃吧。 左思思:(哭了起来)我大娘不许我们吃别人家的东西。她知道了,要逼我们喝辣椒水的。 徐梅:(气愤)这个狗娘养的!那样毒啊?你们放心吃,她再那么坏,我到派出所去告她。 经过徐梅和艾童反反复复的安抚,思思和丰年才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站在一旁的徐梅和艾童看了,不禁心疼得流下了泪水。

剧本相关推荐  
三九文库 www.999doc.com
备案图标苏ICP备2020069977号